墨.人生赢家.笙

天上地下!我家毛领菊苣最帅!

霸道总裁带球跑(上)

我以为我能写完

然而写着写着把打好的都改了

于是就有了上和下

祝阿颜生日快乐

还有篇视频遥遥无期……

大概

 @千手阿颜 

————及其沙雕不建议阅读————

1.

这是何等的盛况。

佐总抱着被子,环视了这个大约15平的屋子。从门口散落的领带和西装开始,到床头柜上团成一团的浴巾为止。

然后他扭头看了看那个全身赤裸的,下半身还挂在床上,上半身趴睡在地毯上的金毛。

哦,我的愚蠢的土拨鼠啊!他居然还挠了挠自己的屁股!

佐总恶狠狠的抽了抽他的嘴角,盯着床角的绿色蛤蟆平角裤陷入沉思。

 

2.

“昨天你进了卧室就开始脱衣服啊!拦都拦不住!”睡醒了的鸣人也围着被子,愤怒地拍着他的床,仿佛想回到十几个小时前一巴掌拍死那个把佐总扛回家的自己。

与此相对的是佐助的一脸冷漠:哦,我习惯裸睡。

鸣人不负众望的被噎了一下,然后他听到佐助继续说:但这不是你把我日了的理由。

 

佐总说的很对。鸣人已无计可施,只能尴尬的转移话题。

“呃……现在已经十一点了,我今天旷工不扣工资吧。”

佐助深深地看了鸣人一眼,然后鸣人就听到了佐总残忍无情又冷酷的声音:今天是周日,不上班。

 

3.

够了,鸣人绝望的想,我还曾经嘲笑过卡卡西老师的对象是贤二,我现在还不如贤二呢。

 

4.

经过鸡飞狗跳般的穿衣洗漱吃午饭之后,一夜情的两位主人公排排坐在了鸣人家的沙发上开始进行昨晚的复盘。

“所以昨天晚上我先喝多了,然后有个奇怪的人在我酒里加了点东西,你看见了。”

“嗯。”

“但你当时离我比较远,在到达我身边之前我就把酒喝下去了。”

“是。”

“接下来你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就把我扛了回来。因为比住酒店省钱。”

“……对。”

“抠门。”佐助不置可否的点评了一句,继续说道:“然后我吐了,你帮我洗澡,因为你身上也很脏,所以你顺便一起洗了。”

“就是这样。”

“最后可能在酒力和药力的影响下,我强行与你发生了关系。”

“……”鸣人几乎已经说不出话了,只能虚弱的点点头。

万万没想到佐助也点点头,非常认真的夸赞了一句:“技术不错,不是很疼……但希望你把嘴巴闭好了,安安静静的做一个秘书兼司机。”

“……好。”

 

5.

其实鸣人喜欢佐助很久了。

那是三年前的一个下午,在他还是一个不热爱学习的差生的时候。

那时候的他端着一杯咖啡刷着手机走在街头享受美好的逃课时光,却被急匆匆走来的佐助撞了个正着,连咖啡都一滴不落的洒在了佐助看起来就很贵的西服上。“你……你没事吧?你这衣服我帮你洗洗,来留个联系方式,好找你还衣服。还你衣服的时候,有时间顺便吃顿饭?”抬头看见佐助脸的鸣人瞬间屈服于宇智波的美颜之下。

佐助低头看了看散发出浓郁咖啡香的西服,“不用麻烦了。”掏出了200元塞进了鸣人的手里,“非常抱歉,这是你的咖啡钱。”再脱下了外套塞进了鸣人手中,“我赶时间,不介意的话,帮我扔掉吧。”

霸道总裁已然所向披靡,拿着灰姑娘剧本的鸣人真情实感地怀疑起了这个编剧是不是脑子有毒。说好的我的西服很贵把你卖了都赔不起但是看你是这么多年来唯一敢撞我的一个人就让你做我的贴身女仆吧然后打架相爱分手再相遇发现你是我不能忘的那个记忆里的人再接下来霸道总裁的母亲出现表示我的儿子你配不上这里有五千万你们分手吧我说不你儿子是我的一生挚爱要加钱然后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不是然后霸道总裁冲进来说不我不能离开他然后我们结婚七年之后霸总出轨小鲜肉我轰轰烈烈的展开了一场回家的诱惑……

但是这一切……都被霸总残忍无人塞入他手中的200元和霸总准备扔掉的西服击碎了,就在他刚刚爱上霸总的那一分钟的后一分钟。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我都在脑内和你度过了这一生!你却就这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Д´・ ○]

 

6.

但是那能有什么办法呢?纵使鸣人爱在心口难开。

佐总不仅坚定的将那件事情当成一个意外,还绝口不提这件事!

整整三个月了!三个月!那件事就像三个月前佐助只是在他家普普通通的睡了一觉一样的就翻篇了!

气的鸣人每个大早上都在佐总家楼下直锤方向盘儿。

 

但这个早晨,注定是不一样的。

鸣人没有等到他的佐总,而是等到了一个面沉似水长发爆炸的男人站在了车前。

“哟,就是你啊。佐助的小崽子。”他语调低沉,从今天开始,你归我管。”

 

嗯?

嗯嗯??

什么叫你归我管?

哦不是,什么是我归你管?

 

7.

鸣人是想坚持到佐助回来的,奈何计划赶不上变化。

仅仅三个月后,他就离职了。

当然不仅因为他在公司饱受斑董的歧视与排挤,以及一些不明人士的围观,主要原因还是他的养父持之以恒在用满满的爱意(骚扰)呼唤他回家。

 

其实鸣人不知道的是,佐助也是喜欢他的。

从小时候开始就是了。那个白白软软的金毛团子,怯怯的躲在拉面店的门口。当时就飙上了最爱玩具榜的NO.1,将那个绿色的小恐龙给挤到了第二名。

佐助知道,他是鸣人是父亲好友的儿子,也是母亲闺蜜的儿子,他们应该一起长大。至少本来是这样的。

但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佐助抱着他的肚子:“香麟?我的下午茶呢?面码饿了!”

 

8.

三年很快就过去了。

通过三年的时光淬炼,鸣人成功的变成了火之国的新一代霸总,每天都有数不清的少男少女想泼他一身咖啡再甩他一个耳光。

而佐助,正被整个宇智波围着啧啧称奇。

“大蛇丸月子会所伙食很好啊,你看我们助,从助到且力。”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一旦洽淡成功,可能是千手和宇智波两大集团的第一次联手项目,对木叶的商业……”千手扉间侃侃而谈将已经重复了三十八遍的东西重复了第三十九遍,力争让鸣人成功记住这个项目的重要性。

然后他就失败了,因为他亲爱的好哥哥一屁股拱开了他,殷切的嘱咐鸣人:去吧!少年!每个总裁的生命中!都应该有一个宇智波!!三年前你没有成功!三年后,带回你的那个他吧!

“啊……说起来,最近我男友的家里有个小辈生了个孩子,他生的崽和你可像了!”思维及其跳跃的千手柱间仔细看了看鸣人脸上的胡须,“是很像,连角度和颜色都是一样的。”

于是鸣人在去宇智波集团的路上,完完全全的忘记了千手扉间三十八遍半,而是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沉思。

柱间的男友是……宇智波斑,那么小辈应该也姓宇智波。
这么多年来,我只睡过一个宇智波!
来吧佐助!这么多年!你在外面受苦了!
鸣人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个瘦弱却拥有一个巨大肚子的背影,他吃力的护着自己的腹部艰难的在餐厅的后厨里洗盘子以维持生计。

可以说是和现实产生了非常鲜明的对比了!


9.

“佐助……真的是你。”鸣总站在会议室外,看着站在会议室内的佐助,“三年没见,你瘦了。”

别说千手集团的人呆滞了,就连宇智波的员工都在窃窃私语。

“对面总裁是瞎吗?佐总不仅比以前高还比以前胖了点好吗?”

“滤镜糊眼,怕不是另一个柱间在世。”

 

沉浸在破镜重圆(?)狂喜中的鸣人并没有发现,佐助身后一个有着柔顺长发八字纹的男人正默默地看着他。

鼬哥 is watching you.

 

10.

这个世上本没有什么坎,宇智波见多了,你就会遇上坎了。

不过是出门买个宵夜,就被人套麻袋拖走还扔进了一个暗无天日的地下室……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麻袋的口收的不是特别紧。

但当鸣人从那个大概率是装土豆的麻袋里拱出来的时候,他发现白天坐在佐助左手边的八字纹男人正端坐在唯一的沙发椅上看着他。

“鸣人君,我是鼬,宇智波鼬。”

“大哥好!”一个合格的秘书就应该了解老板的家庭情况,尤其是这种直系亲属,鸣人在心中为自己点了个赞。都是佐助调教的好。

要不怎么说鼬哥是鼬哥呢,鬼畜影帝呢。他面对鸣人哪里不对的称号一点意见都没有,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鼬哥等着这个睡了自己弟弟的小崽子认罪伏法,鸣人等着聆听大舅子的教诲。于是一时之间谁都没有先开口。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评论(11)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