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人生赢家.笙

天上地下!我家毛领菊苣最帅!

霸道总裁带球跑(上)

我以为我能写完

然而写着写着把打好的都改了

于是就有了上和下

祝阿颜生日快乐

还有篇视频遥遥无期……

大概

 @千手阿颜 

————及其沙雕不建议阅读————

1.

这是何等的盛况。

佐总抱着被子,环视了这个大约15平的屋子。从门口散落的领带和西装开始,到床头柜上团成一团的浴巾为止。

然后他扭头看了看那个全身赤裸的,下半身还挂在床上,上半身趴睡在地毯上的金毛。

哦,我的愚蠢的土拨鼠啊!他居然还挠了挠自己的屁股!

佐总恶狠狠的抽了抽他的嘴角,盯着床角的绿色蛤蟆平角裤陷入沉思。

 

2.

“昨天你进了卧室就开始脱衣服啊!拦都拦不住!”睡醒了的鸣人也围着被子,愤怒地拍着他的床,仿佛想回到十几个小时前一巴掌拍死那个把佐总扛回家的自己。

与此相对的是佐助的一脸冷漠:哦,我习惯裸睡。

鸣人不负众望的被噎了一下,然后他听到佐助继续说:但这不是你把我日了的理由。

 

佐总说的很对。鸣人已无计可施,只能尴尬的转移话题。

“呃……现在已经十一点了,我今天旷工不扣工资吧。”

佐助深深地看了鸣人一眼,然后鸣人就听到了佐总残忍无情又冷酷的声音:今天是周日,不上班。

 

3.

够了,鸣人绝望的想,我还曾经嘲笑过卡卡西老师的对象是贤二,我现在还不如贤二呢。

 

4.

经过鸡飞狗跳般的穿衣洗漱吃午饭之后,一夜情的两位主人公排排坐在了鸣人家的沙发上开始进行昨晚的复盘。

“所以昨天晚上我先喝多了,然后有个奇怪的人在我酒里加了点东西,你看见了。”

“嗯。”

“但你当时离我比较远,在到达我身边之前我就把酒喝下去了。”

“是。”

“接下来你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就把我扛了回来。因为比住酒店省钱。”

“……对。”

“抠门。”佐助不置可否的点评了一句,继续说道:“然后我吐了,你帮我洗澡,因为你身上也很脏,所以你顺便一起洗了。”

“就是这样。”

“最后可能在酒力和药力的影响下,我强行与你发生了关系。”

“……”鸣人几乎已经说不出话了,只能虚弱的点点头。

万万没想到佐助也点点头,非常认真的夸赞了一句:“技术不错,不是很疼……但希望你把嘴巴闭好了,安安静静的做一个秘书兼司机。”

“……好。”

 

5.

其实鸣人喜欢佐助很久了。

那是三年前的一个下午,在他还是一个不热爱学习的差生的时候。

那时候的他端着一杯咖啡刷着手机走在街头享受美好的逃课时光,却被急匆匆走来的佐助撞了个正着,连咖啡都一滴不落的洒在了佐助看起来就很贵的西服上。“你……你没事吧?你这衣服我帮你洗洗,来留个联系方式,好找你还衣服。还你衣服的时候,有时间顺便吃顿饭?”抬头看见佐助脸的鸣人瞬间屈服于宇智波的美颜之下。

佐助低头看了看散发出浓郁咖啡香的西服,“不用麻烦了。”掏出了200元塞进了鸣人的手里,“非常抱歉,这是你的咖啡钱。”再脱下了外套塞进了鸣人手中,“我赶时间,不介意的话,帮我扔掉吧。”

霸道总裁已然所向披靡,拿着灰姑娘剧本的鸣人真情实感地怀疑起了这个编剧是不是脑子有毒。说好的我的西服很贵把你卖了都赔不起但是看你是这么多年来唯一敢撞我的一个人就让你做我的贴身女仆吧然后打架相爱分手再相遇发现你是我不能忘的那个记忆里的人再接下来霸道总裁的母亲出现表示我的儿子你配不上这里有五千万你们分手吧我说不你儿子是我的一生挚爱要加钱然后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不是然后霸道总裁冲进来说不我不能离开他然后我们结婚七年之后霸总出轨小鲜肉我轰轰烈烈的展开了一场回家的诱惑……

但是这一切……都被霸总残忍无人塞入他手中的200元和霸总准备扔掉的西服击碎了,就在他刚刚爱上霸总的那一分钟的后一分钟。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我都在脑内和你度过了这一生!你却就这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Д´・ ○]

 

6.

但是那能有什么办法呢?纵使鸣人爱在心口难开。

佐总不仅坚定的将那件事情当成一个意外,还绝口不提这件事!

整整三个月了!三个月!那件事就像三个月前佐助只是在他家普普通通的睡了一觉一样的就翻篇了!

气的鸣人每个大早上都在佐总家楼下直锤方向盘儿。

 

但这个早晨,注定是不一样的。

鸣人没有等到他的佐总,而是等到了一个面沉似水长发爆炸的男人站在了车前。

“哟,就是你啊。佐助的小崽子。”他语调低沉,从今天开始,你归我管。”

 

嗯?

嗯嗯??

什么叫你归我管?

哦不是,什么是我归你管?

 

7.

鸣人是想坚持到佐助回来的,奈何计划赶不上变化。

仅仅三个月后,他就离职了。

当然不仅因为他在公司饱受斑董的歧视与排挤,以及一些不明人士的围观,主要原因还是他的养父持之以恒在用满满的爱意(骚扰)呼唤他回家。

 

其实鸣人不知道的是,佐助也是喜欢他的。

从小时候开始就是了。那个白白软软的金毛团子,怯怯的躲在拉面店的门口。当时就飙上了最爱玩具榜的NO.1,将那个绿色的小恐龙给挤到了第二名。

佐助知道,他是鸣人是父亲好友的儿子,也是母亲闺蜜的儿子,他们应该一起长大。至少本来是这样的。

但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佐助抱着他的肚子:“香麟?我的下午茶呢?面码饿了!”

 

8.

三年很快就过去了。

通过三年的时光淬炼,鸣人成功的变成了火之国的新一代霸总,每天都有数不清的少男少女想泼他一身咖啡再甩他一个耳光。

而佐助,正被整个宇智波围着啧啧称奇。

“大蛇丸月子会所伙食很好啊,你看我们助,从助到且力。”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一旦洽淡成功,可能是千手和宇智波两大集团的第一次联手项目,对木叶的商业……”千手扉间侃侃而谈将已经重复了三十八遍的东西重复了第三十九遍,力争让鸣人成功记住这个项目的重要性。

然后他就失败了,因为他亲爱的好哥哥一屁股拱开了他,殷切的嘱咐鸣人:去吧!少年!每个总裁的生命中!都应该有一个宇智波!!三年前你没有成功!三年后,带回你的那个他吧!

“啊……说起来,最近我男友的家里有个小辈生了个孩子,他生的崽和你可像了!”思维及其跳跃的千手柱间仔细看了看鸣人脸上的胡须,“是很像,连角度和颜色都是一样的。”

于是鸣人在去宇智波集团的路上,完完全全的忘记了千手扉间三十八遍半,而是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沉思。

柱间的男友是……宇智波斑,那么小辈应该也姓宇智波。
这么多年来,我只睡过一个宇智波!
来吧佐助!这么多年!你在外面受苦了!
鸣人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个瘦弱却拥有一个巨大肚子的背影,他吃力的护着自己的腹部艰难的在餐厅的后厨里洗盘子以维持生计。

可以说是和现实产生了非常鲜明的对比了!


9.

“佐助……真的是你。”鸣总站在会议室外,看着站在会议室内的佐助,“三年没见,你瘦了。”

别说千手集团的人呆滞了,就连宇智波的员工都在窃窃私语。

“对面总裁是瞎吗?佐总不仅比以前高还比以前胖了点好吗?”

“滤镜糊眼,怕不是另一个柱间在世。”

 

沉浸在破镜重圆(?)狂喜中的鸣人并没有发现,佐助身后一个有着柔顺长发八字纹的男人正默默地看着他。

鼬哥 is watching you.

 

10.

这个世上本没有什么坎,宇智波见多了,你就会遇上坎了。

不过是出门买个宵夜,就被人套麻袋拖走还扔进了一个暗无天日的地下室……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麻袋的口收的不是特别紧。

但当鸣人从那个大概率是装土豆的麻袋里拱出来的时候,他发现白天坐在佐助左手边的八字纹男人正端坐在唯一的沙发椅上看着他。

“鸣人君,我是鼬,宇智波鼬。”

“大哥好!”一个合格的秘书就应该了解老板的家庭情况,尤其是这种直系亲属,鸣人在心中为自己点了个赞。都是佐助调教的好。

要不怎么说鼬哥是鼬哥呢,鬼畜影帝呢。他面对鸣人哪里不对的称号一点意见都没有,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鼬哥等着这个睡了自己弟弟的小崽子认罪伏法,鸣人等着聆听大舅子的教诲。于是一时之间谁都没有先开口。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带卡及件套】【联文】我才不会去面基呢

是时候告诉你们了,把很多人(尤其是阿颜)拉入农药的万恶之源就是你们的横太太!
我希望大家可以加入批判她的队伍。
(我不想每个晚上都被她欺负了!

千手阿颜:

面基之后我们四个决定联文


顺序是横→墨→坑→我


预警!!!


因为是联文所以大家只是随便脑一下,如有不精细之处敬请见谅


以及并不知道要写什么,都是看了上一个人临时脑的拼文


-----------------------------------------------------------


《我才不会去面基呢(╯‵□′)╯︵┻━┻》


-----------------------------------------------------------


 @横&H·宇智波 


和网友见面、让真实的自我暴露在虚拟世界面前,这么愚蠢的事我是绝对不会干的,我又不是傻子。


十二岁的带土抱着一杯热可可坐在沙发上,看着他泉奈小叔一边揉腰一边疯狂咒骂那个约了他哥见面的网友,什么“斯文败类臭变态”、“衣冠禽兽死白毛”云云,虽然听得带土一知半解的,但却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于是就有了最上面那句“壮志豪言”,小带土眼睛闪闪发光,立志要做最精明的宇智波,当然听到这句话的族人并没有什么特别反应,只是默默把这句话记下来,然后等它变成带土生涯中无数个flag中的一个时,好再翻出来肆意嘲笑。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它一定还会,继续骗你#


#你今天掉下去的洞,就是你曾经挖过的坑#


#假如你跌落谷底,要相信你的亲友正站在崖边,嘲笑你#




 


带土小心翼翼地趴在房门上听了半天,确认家里很安静大家大概都出去了,才站起身来拍拍西装上的褶子,推门下楼……


“咦,贤二你穿成这样是要去卖保险吗?”泉奈斜依在客厅沙发上,戴着耳机看平板,把极其不想见人的带土撞个正着。


谁在自家沙发上看平板还戴耳机的,又不是看得什么小电影,带土瞥了一眼屏幕——一个普通文艺片。带土刚想张嘴怼回去,脑内瞬间过了一下自己和泉奈之间对战的战绩:不知道多少败、零胜。


好兔不与伶鼬斗,带土拿出墨镜带上转身,假装这里没有人在,打算霸气的留给客厅一个潇洒的背影,然后和家里的大魔王来了个迎面相逢。


斑:“……”


斑:“啧。”


带土瞬间炸毛:“白衬衫黑西装怎么了!白衬衫黑西装惹你们了吗!凭什么瞧不起卖保险的!”


“哥哥,你怎么起来了?”泉奈瞬间从沙发上弹起,斑今早才回来睡下,怕影响哥哥休息泉奈一早上都尽量不弄出声音,结果还是打扰到了。泉奈非常不爽,于是立刻将炮火指向带土:“现在你又变成黑道大佬的贴身小保镖了,香水居然还是丁香花香的,贤二啊,平时还真没发现你原来有这么远大的抱负啊。”


“这分明是百合花香!不对,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要把你自己的设定套到别人身上,科学大佬的贴身小娇妻!”


斑显然还没睡饱,不然带土这句话足以让他获得一次挨揍的机会,斑倒了杯水,润润嗓子,打断了带土泉奈又一次的互怼:“所以周末的早上,你打扮得这么骚包,要去见谁?”


“……”带土瞬间怂了,先不说二对一毫无胜算,这个问题简直正中死穴,他能说他是去见认识了三年半、暗恋了三年六个月的网友吗!


“难道说!”还没等带土编出个理由,泉奈惊呼道,“你要出去乱搞!堍堍,你变了,你再也不是那个纯洁可傻的堍堍了吗!”


“不是!治治你的脑洞吧!”带土趁机愤怒地夺门而出,差点与门外带佐助来大宅找斑的鼬撞成一团,要不是止水眼疾手快把鼬一把揽走的话。


“小叔叔你穿……”


“不卖保险!不是乱搞!不见网友!”简直流年不利,平时大宅浪得一个人都没有,今天居然凑一堆,幸运E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佐助看了一眼屋里微妙的气氛,联想了一下家里长辈们对小叔婚姻状态的担忧,冲着带土悲怆的背影道:“祝你相亲顺利。”






-----------------------------------------------------------


 @墨.人生赢家.笙 


“我们提到见网友了吗?”泉奈掰着三根手指,向其他人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还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呢?


跟上!


是时候展现爱的一族宇智波那最为重要的家族爱了!


 


相亲?


哼!


还不知道自己被尾随的英明神武的堍堍大人在心中恶狠狠地鄙视了一下小侄子的贤值。


宇智波带土,木叶第一黄金单身汉。怎么会踏上相亲这样庸俗的道路?当然是和相识了三年六个月的网友会面之后,都欣然地发现对面坐着的那个与自己在网络上聊得火花四溅的人合该是自己三十二年未曾蒙面的灵魂伴侣。


啧,多么美好的爱情。


TA是我的初恋。


 


堍堍大人一边沉浸在他百合花香的香水味中无法自拔,一边开着他骚包紫的跑车一路疾驰向约定的地点。脑中的设想也从与灵魂伴侣一见钟情三天扯证七天办婚礼一路飘到了……该生几个孩子,孩子和谁姓,万一他的灵魂伴侣和那个谁一样是个处女座有严重的强迫症他要怎么适应,万一他的灵魂伴侣和那个谁一样是个咸党他这个甜党怎么办,万一他的灵魂伴侣和那个谁一样……


堍堍大人,商场得意,情场更得意!然后他要带着他的灵魂伴侣给卡卡西看看,谁才是可以早日脱单的那个。


 


意气风发的堍堍大人踏入了约好的咖啡馆开始寻找那个应该已经拿着《根性忍传》坐在沙发座上的……就是他!带土的呼吸猛地一滞,深呼吸压下心中的躁动与不安,向那个正在阅读的小哥走了过去。


修长白皙的手指捻起了书页的一角,干净圆润的指甲在灯光下泛着健康的色泽,任何颜色的指甲油都……不,不要想指甲油。带土飞快的摒弃了这个想法:“你好,请问……”


“抱歉,我约的人还没来,等一下再点单可以吗?”


 


四目相对的时候带土不由自主地陷入了那灰色的眼眸所构成的漩涡:“不……我不是服务员。”


他真好看。


带土在心中这样想着。


然后他又听到了那温柔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真是抱歉呢,但是也不买保险,谢谢。”


不,我不是,我没有。带土建设好的心理防线彻底崩塌,但依旧倔强的在心中安慰了一下自己。看开点,没什么的,大家都会在心上人面前手足无措……


“你和我想象的一样。”带土看着从座位上站起来,向他伸出右手,露出微笑,有着柔软的棕色头发和温暖的灰色眼睛,唇角还有一小颗痣的人,“你好,我是斯坎尔。其实在你进来的时候我就已经认出你了,刚才只是个玩笑你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会,你长得那么好看有什么是不能被原谅的!


带土抓紧机会握住了斯坎尔的手:“怎么会,能见到你……我很高兴。”


带土恋恋不舍的放开了斯坎尔的手,温热的触感仿佛还残留在指尖和掌心……说起来,这个触感很熟悉的样子。带土的眼神在斯坎尔的脸上逡巡了一圈,这个痣也很眼熟,仿佛多年前谁的唇角也点有着这样的一颗……


这位……是熟人啊。带土端起服务生端上来的白水,掩饰了一下莫名上翘的嘴角。


 


在带土看着斯坎尔的同时,斯坎尔,不,卡卡西也在看着带土。虽然无论是商场上还是私底下都是不错的好友,但是这种拿来追写手更新的小号显然是不会暴露给对方的。这也就造成了现在的乌龙,不好意思说其实我就是卡卡西,也不好意思再拒绝带土发出的见面邀约。


天知道,从他发现那个用着书中女主角小号ID的人就是带土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从带土向他发出第一次的见面邀约到现在也一年了,这一年来拒绝了多少次见面邀约。但是这次是那位写手的五周年签售会,而卡卡西早就对带土说过“太太的五周年签售会我一定会到的”。


终于还是没能逃过去……


 


就在两人的若有所思中,气氛陷入了一个诡异的漩涡。


而为了避免被带土发现,特地来迟一步的宇智波尾随小分队也顺利进入了咖啡馆的监控室。


天可怜见的堍堍大人,你怎么就不小心把面基地点选在了泉奈名下的产业呢。






-----------------------------------------------------------


 @你们植树我挖坑 


“贤二就是贤二,贤值为二,无法挽救。”泉奈端起手边的咖啡轻抿一口嗤笑道,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带土上方的监控录像点击放大。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年龄尚小而且法律意识并不淡薄的宇智波佐助在一旁轻声提醒道,脸上神色有些为难,与面前几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脸,表情简直千差万别。


“哪里不太好了?”泉奈说着将屏幕上带土凑近卡卡西说话的场景飞速截屏扔进了家族群,当然是没有带土的那个群,然后备注了一句,恭喜宇智波贤二迈出成为大人的第一步,于宇智波旗下咖啡厅约见网友成功,而且十分违心的在后面加了几个撒花表情。


被迫观看了整个行云流水的违心动作后,佐助沉默了......对这种家族之间易碎又虚假的情谊感到了绝望,但是他突然掏出手机将屏幕上的截图放到最大,仔细端详了一阵,将这个图片转发给了鸣人。


正在家里观看最新一集《我的老乡很少》的鸣人掏出了手机,看到了佐助发给他的图,图上还非常显眼的用原谅绿把斯坎尔圈了出来,图片下面跟了一句话——这个人是不是之前带我们偷偷进学校资料馆的那个人?


这句话一下子提醒了鸣人,让他想起了那一天的屈辱,这个男人,用几句话将他和佐助骗进了学校的资料馆,并且成功被教导主任抓包,事情严重到两个人各自被请了家长。


玖辛奈为此差点将他和老爸一起请出家门,多亏水门不停地求情并且决定亲自到学校教导主任这里接受批评教育,才免除了漩涡鸣人无饭可吃的痛苦。


佐助家里本来该来的宇智波鼬却在开会当天有事,于是宇智波斑纾尊降贵来开了这场家长会,在嘲笑佐助一路之后,与教导主任大吵一架,在水门和校长的拼命拦架中,甩了教导主任一脸钱后扬长而去,以至于教导主任气到不听他们两个辩解,每人罚抄了30遍的木叶高中学校守则。


鸣人想到这里甩了甩手,仿佛又想起了那一天抄到半夜的恐惧,虽然最后这件事情因为教导主任与自家老爸相识从轻处理了,但是答应过教导主任找到这个人的鸣人秉承说到做到的准则,拨通了教导主任的电话。


“喂?主任好!我是漩涡鸣人,之前和您说过的那个骗我们的摄影找到了!”


在佐助的定位下,没过多久,千手扉间的脸出现在了宇智波泉奈面前的电脑屏上,在泉奈震惊的死白毛什么鬼中,扉间淡定的说到:“看好你监控里的人,我马上过去。”


泉奈愤怒的呸了一声后,转身看到了依偎在一起的止水和鼬看向他的同情眼神,仿佛他的头和泛着一层不同寻常的颜色。


“泉奈大人,你也不要太伤心了。”止水说到。


我不是,我没有,我不住在青青草原,我没有和死白毛有什么不可言说的关系,我身上更没有发生这种要想生活过得去,总要头顶带点绿的事情!!你们到底在同情什么?




-----------------------------------------------------------


 @千手阿颜 




卧槽为什么每次一到我就必须上链接啊我明明没开车很正经!!!


 


FIN.




顺说以后再也不跟她们联文了,这三个人都写了一千多......我爆到九千多......

这里的视频……都不是我脑的……我只负责剪

本来觉得这次用到的片段都没什么字幕——

就不搞遮罩而是在有字幕的上面打马赛克。

然后做一个很帅气的字幕!

但好像没有get到……打马赛克的正确方法……

就先没有字幕等到get以后再换源

实在是不想听这首歌了啊!

开脑洞听几十遍!

找节奏听几十遍!(而且疑似还没找到

最后做又是一句句听十来遍……

有缘再说我先做下一个了【喂!

宝贝儿,对不起

——————————
高雷预警
——————————
只是想奶自己一口
十分OOC
而且不要脸
——————————
预警结束
——————————

如果,给你的TA连发三条——
宝贝儿,对不起。
他会有什么反应呢?

1.
宇智波反弹:宝贝儿,对不起。
廓庵入鄽垂手:宝贝儿,我爱你。

宇智波反弹:宝贝儿,对不起。
廓庵入鄽垂手:宝贝儿,我爱你。

宇智波反弹:宝贝儿,对不起。
廓庵入鄽垂手:我来找你了。

然后大家就看着斑爷坦然自若的收起了手机:“吃晚饭的时候再来卧室叫我。”

……白日宣淫,可耻

2.
甜食和哥哥:宝贝儿,对不起。
飞雷神斩:你又弄坏什么东西了

甜食和哥哥:宝贝儿,对不起。
飞雷神斩:你又把冰箱里的东西全吃完了?胃疼?

甜食和哥哥:宝贝儿,对不起。
飞雷神斩:你又,一不小心的,就,把我实验室烧了?

飞雷神斩:……
飞雷神斩:泉奈?
飞雷神斩:喂!

理应回复的那一个毫无反应,发出的消息宛如石沉大海。
扉间想了想,然后发了一句话——

飞雷神斩:别害怕,我爱你
飞雷神斩撤回了一条消息

撤回有什么用,有写轮眼的宇智波会看不到自己想看的消息?
除了挥一挥手上楼为爱鼓掌的斑,大家都看到了这句难得的情话。

听到哭声了吗?
死敌这个词在哭哦。
说好的发给男朋友,你又没有男朋友只有死敌你发什么呢?

甜食和哥哥:没事,你发了什么?
飞雷神斩:什么都没有。要吃什么?
飞雷神斩:我带回去。

3.
修好的防风镜:宝贝儿,对不起。

修好的防风镜:宝贝儿,对不起。

修好的防风镜:宝贝儿,对不起。

甜味的秋刀鱼:我知道了,这段时间以来,麻烦你了。

然后大家就看着空气中的那个漩涡,看着宇智波又少了一个……
为作而死,为死而作的红豆糕啊,努力把想多了想受伤了的稻草人哄回来吧。

4.
螺旋丸的千鸟:宝贝儿,对不起。
玩家 番茄味的拉面 已开启仙人模式并锁定玩家 螺旋丸的千鸟

螺旋丸的千鸟:宝贝儿,对不起。
玩家 番茄味的拉面 正向玩家 螺旋丸的千鸟 一路狂奔

螺旋丸的千鸟:宝贝儿,对不起。
玩家 番茄味的拉面 ……

不,漩涡鸣人已然击破了宇智波大宅的窗户,向佐助身边一杵,声泪俱下的喊:“佐助!我错了!你不要离家出走啊!”

佐助:……MDZZ

这次没有字幕了。

为什么呐?

因为做字幕的时候Vegas崩溃了,做完的视频只剩一半!

所以这个视频不配有字幕!不配!听到没!他不配!

好生气啊!

——————————

小小的换了一下源

给之前看到的小姐姐说下抱歉

【带卡/鸣佐】小姐姐心里苦

聊到女团开的脑洞
文笔不好脑子也不好使

1.
这是一个女团盛行的时代。
香香软软的小姐姐不仅可以吸到男粉丝,还有很多同样香香软软的小姐姐也粉起了女团。
身为宇智波集团的现任总裁,宇智波带土当然应该紧跟时代的潮流!于是他找了一群很好看的妹子,把她们养了起来,天天安排她们唱歌跳舞,然后只在电视上看。
带土总裁:哼,我可是直男!当然要看好看的小姐姐!

2.
时间久了带土总裁不满足于只在电视上看小姐姐,他时不时还要找一个小姐姐去吃饭!吃饭的时候还要小姐姐喂!
但是每当吃完饭回家发现他的卡卡西并不是很不在意的样子,我们英俊潇洒的带土总裁就会哭着闹!
带土:呜哇哇哇哇!笨卡卡你不爱我了呜呜呜呜呜……你居然不在意!!嘤嘤嘤,你一定是心里有其他人了呜哇哇哇哇!
面对痛哭流涕的堍,卡卡西:乖,去把帕克溜了。
堍堍:遛狗可以,回来我要玩膝枕。
卡卡西:……
不说话就是默认,就是同意。
于是我们的带土总裁擦擦眼泪就去拿狗绳了。

3.
鸣人看了小叔叔的倾情演绎,觉得他也可以这样来一场骗佐助的膝枕或者更多的一些什么。
他就借了堍女团的一个小姐姐去吃饭了,为了激起佐助的醋意,他甚至假装没有发现餐厅内外的狗仔们。并且为了给狗仔足够的时间这顿饭他准备吃五个小时!

4.
回家以后看到并没有看到一个醋意滔天的佐助,反而是欲言又止的看着他,然后举起了手机说:
我知道你爱我,但是你这样做也太奇怪了吧。
鸣人:啊?啥子?

5.
鸣总接过手机一看,与他共进了五个小时午餐,把午餐吃成晚餐的堍女团小姐姐发了这样的一条微博:

和老板的亲戚鸣总吃午餐,然后看他吹了他男朋友三个半小时,我想回去排练😊
(配图:一脸痴汉的鸣人一手举着他的钱包一手指着钱包里佐助的照片

6.
有点尴尬……
有点尴尬的鸣人翻了翻微博热评,更尴尬了。
下面一溜的“小姐姐挺住”“小姐姐加油”
当然这个世界不仅仅只有尴尬,热评第一也让他稍感安慰。

和朱迪吃饭我能吹一辈子:
我曾经听过我的蒸煮吹了四个小时的斑,大约宇智波的相方都有毒…

由昨晚一个水果突然掉线引发的一个系列脑洞:

1.木叶高中有一个很奇怪的校规。每一个在读宇智波都不能住宿,必须走读。而宇智波以外的人必须住宿,尤其是任何与千手有关系的学生。

2.这个校规是泉奈副校长总结了每一个被千手拐走的宇智波的住宿记录以后提出的。
其实被千手拐走的宇智波也就两个,一个是他,一个是他哥。_(:зゝ∠)_

3.为了看肤白貌美的宇智波特地考到这个学校的学生们群情激愤不惜暴动。
但柱间校长却表示:宇智波说的都对;你们连这些困难都不能克服,谈什么追宇智波;我当年追宇智波的时候,那是更辛苦……只有重走长征路的人才……追不到宇智波的学生要来有什么用……
宇智波斑:闭嘴。

4.在群情激愤的学生中有一个人格外引人注目,他表示:
虽然我是一个宇智波,但我觉得这样的制度很不合理!你们这样搞我怎么追卡卡西!怎么和卡卡西日久生情!
唯一一个被宇智波倒追的卡卡西在被人问及感想的时候表示:我并不想要,谢谢。
对此,某个知名不具的毛领子表示:知足吧,你那个不错了。

5.多年后,由于不能住宿又不想回家看三对极品表演的佐助选择了在外租房。
某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鸣人壮着胆子给佐助发了两条消息。
“佐助,我不想做你男朋友了。”
“我想做你老公。”
但很可惜,编写第二条的时候校园网断了,它并没有及时的发出去。
三分钟后,鸣人重发第二条的时候——
宇智波佐助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发送好友验证

我是个正经人

真的

看我真诚的眼神!

【失恋火影联盟点我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