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人生赢家.笙

天上地下!我家毛领菊苣最帅!

霸道总裁带球跑(下)

 @千手阿颜 

————及其沙雕不建议阅读————

11.

生命会生出,生命会死去,但生命同样能够拯救。

不愿失去最重要的东西的心情,只有失去了才知道。

只要是人,都是依靠着自己的知识和认知,并被束缚的生活着的,这就叫做现实。但认识和现实是非常暧昧的东西,那现实或许不过只是幻觉,人都活在自己想象的生活里,不是吗?

所谓的自我认知不是达成一切,不是什么事情都要完美,而是要知道自己所能做到的力所能及的事情和不能做到的无能为力的事情。我要说的是,要学会原谅自己的无能为力。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每个人每时每刻都在做出属于自己的最优选择,最后整个世界处于一个微妙的动态平衡。平衡随时被打破,但新的平衡瞬间被建立,就像在下棋,双方的所有棋子都被对方互相锁住,无法解开,而现实是一盘无数人在下的旗,那就不仅仅是俩俩互相平衡了,那是一张网,将所有人,将爱情、亲情、友情、利益、正义、梦想、未来,一切的一切,动态的锁在一起,微妙的互相影响,这就是现实。

……

深夜被大舅子绑架,直到下午才被大舅子放出来。在这十几个小时里,鸣人被迫听了好几个小时的哲学理论。

但是比起哲学的洗礼,更让鸣人扎心的是鼬哥说的最后一句话:“现实的事情没有定势,我也说不准。”

 

鼬哥说不准……

说不准……

不准……

 

什么都没听懂就听明白了一个不准的鸣人大受打击。

 

12.

大受打击的鸣人决定去他和佐助曾经去过的酒吧借酒消愁,毕竟这个酒吧对他来说有着一些特殊的意义。

就在这里,佐助被不明人士下了药,嗯……并且至今为止都不知道那个在酒吧昏暗光线里看起来像是块曲奇的人形生物是个什么东西。可能是个曲奇精吧。

 

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消愁愁更愁。

 

喝酒误事啊!朋友们!

我要戒酒!!!!

鸣人抱着头痛欲裂的脑袋从熟悉的地下室里爬起来的时候,看见了……那个曲奇精……

 

13.

抱歉那不是曲奇精,但的确是个戏精。从鸣人醒来开始他便喋喋不休,丝毫不管宿醉的人遇上唠叨,是有多么的难受。

他自称阿飞,是一个看不惯有情人分隔两地的爱情天使,当年佐助酒杯里的药就是他给下的,这次鸣人喝的酒里也有他倾情提供的迷药……

他手舞足蹈狂喜至极,兴奋的不像是一个爱情天使而是一个成功捕猎了的杀人狂魔,似乎下一秒就要将尖刀刺入鸣人的皮肤,顺着纹理剥开鲜活的肌肉……

 

接下来地下室的门被一脚踹开了。

伴随着差点砸到曲奇精的后脑勺的门板,猎猎的穿堂风也迅猛的刮了进来,顺便将上次遗留在这里的土豆麻袋再一次糊了鸣人一脸。在一片黑暗之中,鸣人听到了那个被柱间称为温柔亲切的,但折磨了他三个月的声音,如同催命恶鬼般的响了起来——

 

“又见面了,小崽子。”

 

不,谢谢,我不想见。

不仅他不想,曲奇精也不想。嗖的一下蹲进了门后那个废弃的巨型花盆里,假装自己是一颗随风飘摇的芦荟。

像一棵芦荟芦荟芦荟芦荟随风飘摇~

 

别说像芦荟了,在斑爷面前,你就是一棵芦荟都没用。斑爷反手一挑就掀下了曲奇精的面具:“带土,有病吃药。”

“带土……叔?”漩涡鸣人是知道卡卡西老师的对象是一个戏精的,但是戏精至此,他也是万万没想到。

就在带土手忙脚乱地去接那个被斑爷挑飞到半空的面具时,一个与佐助有着七八分相像的男人正笑盈盈地看着鸣人:“你……就是那个被我们小佐助睡了的千手?”

 

14.

千手……嗯对,我是千手集团的,但是……

鸣人认真地看着泉奈与佐助极其相似的上半张脸。

“……是这样的,虽然我在千手工作,但其实我姓漩涡,我的生身父亲姓波风,能加分吗?”鸣人当然认识这个对千手充满仇恨的宇智波的鹰派,小时候就经常看到他和扉间叔掐的风生水起,仿佛下一秒就要掐死对方。

嗯……当然边亲热边下黑手的时候也很多就是了。

加什么分。

泉奈身体力行的告诉了鸣人你怕不是在做梦。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千手柱间那个土包子带大的吗?

呵,千手柱间。一家三十口,柱间最丑。

 

15.

佐助……你在干什么呢?

你们宇智波一族都是魔鬼吗?

 

16.

而鸣人心心念念惦记的佐助,自从前两天和鸣人在会议室会面之后就被带土打包塞在宇智波大宅的阁楼上。就连吃饭是无人机给送进去的。

就像一个等爱的乐佩。

即使带土拍着胸脯保证:“你叔叔我一定把那个漩涡鸣人捉回来给你圈养。”也阻挡不了佐助对于自由的向往。

毕竟那是贤二的保证啊。虚无缥缈的就像40℃酷暑下被正午太阳直射的一小颗冰球。

 

而且,鸣人……

嗤,孩子都有了还要什么对象! 

 

佐助一边撕着带土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摸出来的破旧床单一边腹诽。他从小时候的初遇开始想起,想到成年后的重逢,再想到被贤二坑害的那一夜,以及前两天的会议室。越想越气,千言万语汇成一个gif。

 

每个人都你的鸣人你的鸣人的!

鸣人到底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就是要单身!要当一个倔强的单身父亲!

退一万步说,即使鸣人走到他面前他也不会和白痴谈恋爱!

 

面对气的残暴的宇智波,床单毫无抵抗之力,很快被蹂躏成了一条逃生绳。但就在佐助探出窗外将安全绳绑在窗框上,试图顺着最后玩意儿离开这一窝蛇精病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佐助助助助助助助助助助助!”一股大力从身后袭来,“你不要跳楼啊!带土叔答应放你出去啦!!!!”

然后那根象征着自由的床单绳,就自由地下坠了。

自由……

逝去了。

 

17.

被斑爷从地下室运送到阁楼的鸣人,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挂在窗边的纤细身影似欲跳楼的样子。

于是他就扑上去阻止了。

于是他就被打了。

 

18.

“你为什么对我那么执着啊!”

“因为我们是朋友啊!”鸣人紧紧地抱着佐助,“在我在宇智波实习的三个……”

佐助不想听,佐助不care。

在鸣人与佐助还未发生关系的前半段实习中,鸣人就像一只殷勤的小蜜蜂一样在佐助身边团团飞舞“偷摸大鸡!”、“偷摸大鸡打卡啦!”一直发出“朋友”的声音。

在发生关系的后三个月实习中,像被捅了窝的马蜂一样,“我们还是朋友吧”、“是朋友对吧”。

早就听腻了啊混蛋!

 

19.

真香。

 

20.

“鼬哥不好啦!佐助他又留下一张孕检单不见啦!行李都带走两车啦!!!”

评论(2)

热度(70)